2138acom太阳集团

我较喜欢的工作是沟通

作者:五金工具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27 07:45    浏览量:

铝道网】6年间,我与蒙牛营销团队一起,共同策划了中国乳都、申奥助威、中国航天员专用产品、中国运动员专用产品、超级女声等活动,成为我营销生涯中较畅快的日子。我和同事张治国所写的《蒙牛内幕》,盗版比正版印得要多。我较喜欢的工作就是沟通,如何与消费者进行友好而富有成效的沟通是我较爱琢磨的事儿。无论在什么场合发言,我较后都会把“蒙牛愿每一个中国人身心健康,希望大家都喝牛奶”这句话作为我的结束语。 烧掉毕业证 1993年的夏天,中央电视台的同事委托我在内蒙古做采访,拍摄系列片《当代企业家三十记》,我通过采访确定了拍摄伊利和大唐药业。也就是这次我靠前次见到了为伊利电视报道而奔前跑后的牛根生,同是内蒙古人,这位比我大四岁的老大哥让我觉得格外亲切。虽然牛总是当时伊利集团生产经营副总裁,但整个片子拍下来,竟然没有上自己一个镜头,光在后台忙活去了。我想电视采访他,他说,你采访我们老板郑大哥吧。较后我觉得过意不去还特地剪了一个景的镜头给牛总。从那时起,我就觉得牛根生跟别的企业领导不一样,既务实又谦逊。 正是这次接触,成为我人生的转折点。 此后没多久,我在跟一个私企老板吃饭时,发现这位老板手中的爱立信手机,竟然价值2700多元。我当时就懵了,自己一个月才106元的工资,巨大的失落感让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第二年,我便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下海,还把自己的毕业证给烧掉了,发誓再也不找工作,也绝不给自己留后路,就这样,以“企业要发展,广告要先行”为典故的先行广告公司正式成立。 因为骨子里有着擅长策划的特质,我还找来几个媒体记者,把自己烧毕业证的事给报了出去,策划了一个“大学教师辞职创业,烧毁毕业证以示决心”的新闻事件,免费为自己的广告公司做了宣传。 昭君归故里 一天,我打电话给牛总,很坦白地说:“我成立了一个广告公司,公司很小,你也不用去办公室里看,我们虽然不是大公司,但我们有点思想,能够做一些策划,如果伊利有策划方面的需求,请给我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让我们参与招标。”当时在内蒙古并没有“招标”这个概念,也许正是我的这番话打动了牛总。再次见到牛总时,牛总还特地请我吃了一顿饭,没有跟我谈业务。 隔了两个月,在几家广告公司的竞标中,先行广告公司中标,获得了伊利进军武汉市场的策划任务。这也是伊利牛奶跨过长江,进军全中国的靠前个战役。经过调研,我发现,武汉和呼市两地当时的广告差价达十倍,呼市25万元能做的事,武汉要250万元。 打硬广告显然不行,在翻查了两地的历史资料后,我和我的团队吃惊地发现,“胡汉和亲”扎根草原的王昭君,居然是湖北人,较终敲定了策划思路:“昭君归故里,伊利送深情”,“百万雪糕送武汉”。 送雪糕的日子定在9月18日。 兼职部长 从9月10日起,伊利便每天在《武汉晚报》的整个中缝上发布“悬念广告”直到较后一天,人们才知道拨动他们注意之弦的“伊利”是食品。 就这样,先行广告公司与伊利的合作一发不可收拾,一单接一单地做了下去。后来有一天牛总实在忍不住了,对我说:“要不你来伊利兼职吧,你担任我们广告部的部长,但你可以不坐班。” 我已经习惯了自由散漫的生活,不喜欢被拘束,喜欢到处跟人接触,这种“兼职”的工作很吸引我。牛总一年给我五万元工资,其实就等于交给先行广告公司的服务费,分摊下来一个月四千多块的兼职工资,我觉得跟着牛总干肯定有奔头。 回想起我四年兼职的岁月,自己帮牛总花了很多的广告费,但是自己竟然连一根烟也没有请牛总抽过,不免有些愧疚。虽然伊利是国有企业,但牛根生向来都是很抠门,每次签合同价格都压得很低。 第二品牌 1998年到来的那一场伊利内部的风波让所有人感到震惊,牛总因为与郑俊怀的冲突离开了伊利,我也受到了“牵连”,被迫与牛总一起创办“蒙牛”。 原来自己创业的我甘愿当牛总的“参谋”,我很敬重这位比自己大四岁的老大哥,“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将军的,如果每个人都当将军,谁来当士兵”。我觉得“参谋”这个角色很适合自己,就像诸葛亮,只有借助更大的平台,自己的能量才能越来越大。创业初期,牛总给了我100万广告费,让我在较短的时间把“蒙牛”的知名度打出去。 我“临危受命”,自己原来是做电视广告策划的,深谙电视传播之道,我明白区区100万根本无法承担电视广告的巨额费用,我决定暂时放弃电视广告这种形式,但是哪种形式才能达到较好的效果呢,我每天都在琢磨着这件事。 1999年3月的一天,我刚下飞机,忽然发现呼和浩特市内机动车和人行道之间的广告牌很醒目,一米多高的高度正好是市民目光平视的区间,我还专门借了一辆自行车,骑在大街上,看看这些户外广告牌对于骑车人的感觉怎么样。一打听,300多块广告牌就可以覆盖整个呼市。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些户外广告效果既好,成本还很低。蒙牛很快与这个户外广告商签了三个月的合同,还规定使用期结束后没有客户就不能把广告撤下来。很多广告牌一做便做了一年多的时间。 1994年4月1日凌晨,三百多块户外广告牌连夜安装完毕。等到呼市市民一上班,便有一种“天降神兵”的强烈震撼。所有主街道都戴上了“红帽子”广告牌,上面高书金黄大字:“蒙牛乳业,创内蒙古乳业第二品牌。”“蒙牛”这个名字一下子家喻户晓。

这次的打击对牛根生来说确是致命的,其实牛根生心里也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但是苦于没有证据。而且最重要的是现在蒙牛要的是活下去,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理恶意破坏捣鬼之人。如何让蒙牛可以起死回生,躲过这次的危机,成为牛根生思考的最为紧迫的问题。于是牛根生选择了妥协。

作者:匿名4004次浏览

1999年1月原伊利负责生产的副总裁牛根生带领杨文俊,邱建军,孙先红等几个从伊利被迫离职的高管东拼西凑了100万,创办蒙牛。成立伊始,资金匮乏,没有奶源,没有工厂;而此时,行业老大哥伊利已经存在了6年,牢牢把控着市场,难以撼动。

1999年4月1日,呼和浩特市的老百姓一觉醒来,主要街道旁边的300块广告牌全是蒙牛的广告:向伊利学习,为民族工业争气,争创内蒙古乳业第二品牌2138acom太阳集团,!这让市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掀起了一阵阵的疑问和讨论浪潮。蒙牛的广告牌被砸反而使得社会关注蒙牛的热度再次升温。中国老百姓的同情心理一边倒的倒向蒙牛,以及对于到底是谁砸了广告牌的思考,使得蒙牛这家小公司已经开始正式进入人们的视线。大量从全国涌过来的订单飞向蒙牛。于是牛根生借助这次事件使蒙牛成功的化险为夷,起死回生。

更多新闻推荐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0316hzsy.com. 2138acom太阳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