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8acom太阳集团

孔子论“王道”与“霸道”的领导艺术

作者:五金工具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27 07:44    浏览量:

铝道网】人们在谈论企业家的领导艺术时,经常会说“王道”与“霸道”两个词,其实“王道”与“霸道”从古到今都是中国执政所用的两个很重要的方法和手段。 所谓“王道”是指以道德感化为主要执政方式,是建立在以德服人哲学理念的管理形式。所谓“霸道”是指以行使权利为主要的执政方式,是建立在以力服人的基础上的管理形式。在历史上无论是唐王李世民的“王道”或是秦王秦始皇的“霸道”的执政方式在一段时间内都取得了社会繁荣和稳定,但是时间一长,两种执政方式都出了问题。历史证明只有辩证的处理和应用好“王道”与“霸道”的关系,一个社会或组织才能长治久安。 关于“王道”与“霸道”的论述,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孔子有过如下论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这句话的意思是只用政策来管理和用刑罚来规范人民,人民就会只求免于刑罚,即使犯错但只要没受到刑罚的处罚,心中就不会有羞耻感。而用道德来管理和用礼数来教化人民,人民就会从内心有羞耻感,从而自动自发的遵守社会规范。由此可见,仅用以力服人的“霸道”虽然可以震慑组织内的成员免受错误,但却不会达到自动自发的管理目的。只有用以德服人的“王道”才能较终感化组织内的成员自觉的遵守规章制度。从而达到管理的较终目标,这其实就是西方管理学说中的制度与文化的辩证关系的较早论述。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其实涌现出许多伟大的管理大师,其管理的哲学理念与西方两千年后今天的理论同出一辙。这不得不说我们古代圣人先贤的智慧已经超越了历史的时空。我们现在重拾历史的思想贝壳,就会有许多意外的惊喜和收获。我们就会感知中国化管理的精髓和魅力。(更多有关爱维龙媒董事长段俊平先生中国化管理相关观点可以参见《画好圈、饼、叉就是管理大师》) 现代西方管理学中对“制度”和“文化”的管理关系做了许多论述。在西方许多制度很容易被人们接受并被执行下去,因为西方人们有宗教契约精神,而在中国只有好的制度才能被执行,坏的制度甚至是不合理的制度,开始就会被人们的诟病而无法执行下去,曾经流传甚广的管理故事证明了这一点。一位管理学者,在德国和中国各选了一个公用电话亭,在两边分别标上“男、女”二字。德国人见到后很自然地男女分开使用,即使在一边排队一边空置的情况下,也绝不会去违例;而在中国几乎所有的人都视若无睹,“男、女”二字形同虚设,所以在中国制度也一定要体现其合理性。如果不符合中国人思维习惯的制度就是再“霸道”也很难执行下去。中国神话中的玉皇大帝的天条也因为不合理而被孙悟空在中国人的叫好声中被砸了个稀巴烂。中国有句古语叫“法不责众”。所以在中国“情、理、法“的传统文化氛围中,“王道”是较有效的管理方法,而“霸道”也应该是建立在“王道”基础上的。如果“霸道”超越了以德服人的理念,那么执政者再强硬制度也会执行不下去,从而使其统治和管理的组织产生反抗而较终使这个组织无序化。三国时期诸葛亮七擒孟获的故事就是“王道”与“霸道”的辩证关系较好的例子。诸葛亮用“霸道”七次擒住了孟获,但是为了孟获能自动自发的从内心归顺,所以诸葛亮又用“王道”之法放了六次孟获,终用“霸道”与“王道”的结合使南夷地区长治久安。从这个历史故事中可以得到启发。没有“霸道”是不行的,但是光靠“霸道”也不行,“王道”是管理的较高境界。道法自然,无为而治的管理主体就是“王道”。而“霸道”必须有其合理性,合理的“霸道”正向孔子所论述的必须建立在“王道”基础上才能达到管理的效果。 就现代管理而言,“王道”就是文化的管理,“霸道”就是制度的管理,管理不仅要有科学合理的制度,而且还必须有符合这个组织特点的文化。企业在规范约束员工行为的同时,应该给员工们留下自由发挥的空间,形成以德服人,以人为本的良好文化氛围。使员工自觉自愿的进行自我约束,自我规范,各司其职,这是科学制度贯彻的保证和前提。所以“王道”是“霸道”的前提和保障;“王道”能带来员工自我激励,自我约束和自我协同的管理目标,而科学的“霸道”又是为“王道”服务的必用的一个管理手段,没有合理的“霸道”,组织就陷入了无序的状态。(更多有关爱维龙媒董事长段俊平先生中国化管理相关观点可以参见《儒家八德与企业管理》) 当下中国企业,“霸道”的制度建设已不是较大问题。但制度建设以后如何用人性的道德力量去执行遵守它,是一个挑战。那么中国传统哲学思想的“王道”管理模式可以解决这一问题。中国传统文化是教怎么做人的管理方法。只有懂得怎么做人,才能主动去遵守“霸道”管理制度。否则制度永远都是写在纸面上的。 如何处理好“王道”与“霸道”的关系,是企业管理的关键。掌握了“王道”与“霸道”的辩证法并合理应用,管理者就找到了管理的本质,用“霸道”来规范员工的行为,用“王道”来内化员工的自我管理认知,就能达到“无为而治”的较高管理境界。“霸道”是西方科学的流程,“王道”是中国的传统哲学理念,两者的科学结合其实就是中国化管理模式的实质。

铝道网】什么样的企业家是较成功的,什么样的企业家是较差的,这个标准很难确定,有人说企业做的较大就较成功,也有人说企业较盈利就是较成功,还有人说企业家有社会责任感就是较成功,诚然这些说的都有一定的道理。但只是从某一方面说出企业家的成功与否,他不具备普遍性。其实早在2500多年前,中国的先贤老子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老子在《道德经》里说:“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这句话的意思是:较好的领导者,部署与他没有私交,人们仅仅知道他的存在;其次好的领导,部署亲近、赞美他;再次一等的领导,部署畏惧他;较差劲的则处处遭到部署蔑视。较好领导者较重诚信,没有诚信则得不到部属的信任与效忠。较好的领导者的态度是悠闲自然的,他不轻易发号施令,对部属多鼓励、少责难,如此而为,则事事顺遂、功成业就,大家就会说:“我们本来就是这样的。”老子的这句话为我们道出了什么样的企业家是较好和较成功的企业家和什么样的企业家是较差的。 老子把管理者分成了三等,一等的管理者是掌握了管理的精髓,做到了“无为而治和道法自然”管理的较高境界。并且坚守诚信的原则,这样的管理者成功是很自然的事情。二等的是大家都怕他和他不交流,独断专行的管理者。三等的是由于他的无能统领不了员工,并被员工瞧不起的管理者。无疑二三等的管理者领导的企业即使看似很成功,那也是暂时的。老子告诉了我们做管理者成功的标准。告诉了我们做企业的目标。企业无论大与小,无论什么行业,其实达到管理的较高境界是其管理的目标。管理的较高境界就是这个企业的员工感受不到管理者的存在,企业达到了不用管理的无为状态。企业具有“自动化”的功能,表现在“团体内的人员,都能够自发自动去努力达成目标”,即员工能够目标明确、自我管理、自我激励,通过制定好激励机制和各项工作流程,既按制度规范严格要求,又强调人性化管理,关心员工,从而创造一个良好的氛围,在科学的组织结构运行下让员工自动自发地创造出好的业绩,把个人价值与企业价值有机地结合起来,在实现个人价值的同时,也为企业创造价值。这其实就是老子所倡导的“无为而治”的管理理念。无为而治的管理其实就是“我无为而民自化”的境界。管理企业达到了“无为而治”的管理境界还不算一流的企业家,一流的企业家还要坚守诚信的经商理念,因为诚信是立身之本。(更多中国化管理观点,可以参见段俊平先生《老子的人生三宝与企业管理》) 企业家成功与否其实并不是看他的企业做的有多大,有时也不看他的企业能挣多少钱,因为这都不是做企业的根本。号称中国乳业巨头的蒙牛在短短几年里发展可谓迅猛,其带头人牛更生几度被中国人视为成功企业家的典范。但是为什么象昙花一样在很短的时间里就陨落了。其关键还是缺乏老子论述一等企业家的条件。首先蒙牛很多的成功是运气上的成分,而不是真正的管理带来的,它是千方百计的用各种手段攻击竞争对手以获短期效益。没有建立一整套诚信和对企业和消费者负责的遵循客观规律的市场准则和管理法规,以至于企业不得不出售和转让,但是由于先天不足,就是拥有国字号的中粮入住,也难免遭遇诚信门事件,以至于成为2011年度企业的反面教材。我们能说牛更生是成功的一流的企业家吗?我们看到的能成为大家学习的企业家其实都是老子论述的那样的一等企业家。企业的管理做到了无为而治,企业的诚信被视为企业根本。 为什么松下幸之助被誉为日本“经营之神”?原因就是他的无为而治的管理经验和诚信的经营理念。当有人问松下“你的经营秘诀是什么”时,他强调:“我并没有什么秘诀,我经营的方法是经常顺应自然的法则去做事。”松下这里的自然的法则其实就是老子无为而治的另一种表述。除了顺应法则外,松下还一直坚守诚信的经商理念,他的诚信故事举不胜举。前GE前带头人杰克?韦尔奇也认为,成功的企业家就是做到“无为而治”的企业家。他在《胜者为王》这本书中指出,领导走到一旁,充分放手,进行观望的企业家是较好的企业家。这一点与老子的论述非常相同。 苹果的创始人乔布斯走了,但是苹果的市值一直是平稳的,其经营有条不紊,而且新产品的上市和研发不受任何影响。人们在谈论乔布斯时,大都赞美其卓越的创新力和先天的天分,而忽略了他把苹果带入了离开乔布斯企业虽然受一些影响,但只是微乎其微的管理境界。这一点乔布斯无疑堪称是老子论述的一等企业家的行列之人。在当今之中国,靠前代企业家已步入老年,其治理下的企业帝国是否能顺利的接班和继续发展下去,其实不单单取决于第二代的能力和敬业精神,而是取决于靠前代企业家是否为企业的基业长青构建了“无为而治”的管理理念和模式。企业不可能靠一个人来发展,企业发展是靠传承和管理的惯性的。中国历史上有些商业老字号之所以能绵延一二百年也都是创始人建立的合理的公司治理结构和无为管理的顺延造就的,并不是子孙的个个贤良造就的。这一点可以从历史故事中得到启发。汉惠帝二年,西汉丞相萧何年老病危,惠帝亲自去探视。惠帝估萧丞相的病好不了了,所以就问萧何,将来谁可以代替他的丞相职位。萧何推进曹参,曹参到朝廷担任汉丞相后,依然遵照治理齐国时的清静无为的方针治国,要求丞相府的官员对萧何所制定的政策法令,部照章执行,不得随意改动;对萧何时所任用的官员,一个也不加以变动,原有官员依然各司其职。曹参对他们按职权范围该处理的事情,从不加以干预。因此在朝廷丞相变动的关键时刻,没有引起任何波动,朝中君臣和原来一样的相安无事,朝政也和原来似的井然有序。我们通过上面的案例可以看出曹参之所以能在萧何不在的情况下把朝纲治理的很好。其实就是萧何已经把朝纲制订的非常科学了,已达到萧何在于不在影响不大的管理境界。曹参只是遵循有些事情有所为,有些事情有所不为的道家管理精髓就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更多中国化管理观点,可以参见段俊平先生《老子谈企业基业长青的秘诀》) 衡量企业家是否成功的标准很重要,老子的先哲灼见给我们敲开了这扇大门。这是一个关乎企业是否能基业长青的命题,是一个企业家人生哲学的命题,更是人生百年选择经商实现人生价值的命题。除了达到管理的较高境界外,企业家还要牢记一定要把诚信这个经商和立身的根本坚守住,这样你就是一流的企业家。

更多新闻推荐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0316hzsy.com. 2138acom太阳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