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8acom太阳集团

郑亚旗:郑渊洁总动员

作者:五金工具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26 14:44    浏览量:

作者:王峰2170次浏览

只不过,两人的关系有点特别——父子。所以,郑亚旗创业注定带着父亲的光环。也正是因为这一身份,人们关注的焦点还有郑亚旗本身——郑家特立独行的“教育产物”。十多年前,郑亚旗小学毕业,被接到家中念“私塾”。郑渊洁把童话编进教材,亲自授课。现在,这个“全国最有名的小学生”开始频频出现在公众视野。他在微博上直呼父亲大名——这是郑渊洁定下的规矩,以皮皮鲁公司CEO的身份参加电视台的访谈、真人秀节目。而《环球人物》记者眼前的郑亚旗,白衬衣配宝蓝色裤子,轻松明亮,说话略带京味儿,幽默又阳光。

铝道网】中国经济的未来由谁来接力? 30多年前,邓小平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改革开放”的发展方针,随之而来的经济改革、发展浪潮席卷了中国。在这个进程中,无数的中国人圆了创业梦,一批的创业者、企业家涌现出来,成为时代的经济精英。如今,30年过去,当时的创业家们已经逐渐淡出经济舞台,越来越多的第二代企业家走向台前,从配角成为主角,从独当一面到掌控全局。 青年第二代企业家与靠前代创业者既有血缘上和财富上的共通性,也有在思维方式、创业精神、经营思路等方面的差异性。相对于他们的父辈而言,背负着财富光环和传承压力的民企第二代具备了许多他们的父辈所不具备的优势特质。接过权杖的第二代企业家以其青年的锐气,务实地对父辈打下的基业进行改革。他们注重现代公司发展战略,以开阔的视野,学会经营品牌与运作资本,在更广泛的领域参与市场分工与竞争。 这些接任者们,将为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带来怎样的变化?中国接力者又应具备怎样的精神和品质?由接力中国青年精英协会与《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NEWPROWER中国接力者”评选活动应运而生。2011年度,该活动通过对这些继任者们商业贡献度、行业洞察力和远见、企业创新力及社会责任感进行综合考量,较终评选出了分获公益之星、黑马突围、新锐创新、行业贡献、国际视野、木兰精英以及年度中国接力者的7位青年企业家。 本报记者王峰北京报道 在微博上,郑亚旗的头衔是北京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有限公司CEO,在这个公司的两款产品:互联网普法游戏《皮皮鲁和419宗罪》和社区平台《Z星球》里,活跃着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等郑渊洁笔下的童话人物。 “80后”郑亚旗的规划是,将他以前操作的项目以及今后开发的项目都装入这个公司。当然,这些项目都离不开其父亲“童话大王”郑渊洁的创作。 在这个特立独行的年轻人身上,无处不体现了郑渊洁的影响。当然,“靠爹吃饭”的质疑也相伴他始终。 皮皮鲁涉足网游 《21世纪》:现在的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公司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 郑亚旗:皮皮鲁公司2010年成立,今年大多数时间都只做互联网项目,但到年底我们把所有的项目,包括以前操作的皮皮鲁讲堂,以及未来可能涉及的动漫、电影等都装入公司。 《21世纪》:皮皮鲁公司在找投资人吗? 郑亚旗:投资人一直在接触,但我们现在并不急于融资。目前还是互相了解,看以后有没有合作机会。 《21世纪》:有机构投资人表示兴趣了吗? 郑亚旗:感兴趣的机构很多。中国目前很支持文化产业,但做得好的品牌和公司却并不多。5年前就有不少人找我们合作,想利用皮皮鲁品牌搞动漫,但那个时候很多人都是为了向地方政府拿地、建产业园。我寻找的投资人偏向战略投资,希望和我们有同样的价值观,对我们的品牌有足够理解,而不仅是一个财务投资者。 《21世纪》:你创办皮皮鲁公司做网游和社区产品,同你以前炒股、办网站,办杂志比,会是个长期的事业吗? 郑亚旗:互联网是未来所有行业与用户之间必不可少的连接点。以后互联网定会成为产业核心,所以皮皮鲁公司从互联网入手,慢慢地,包括新书的出版、动漫及其衍生品、皮皮鲁讲堂,都会和互联网有一个很好的互动。 《21世纪》:你如何看皮皮鲁进入互联网的前景? 郑亚旗:皮皮鲁公司虽然有好的品牌和资源,但把郑渊洁童话从纸面变成别的领域的东西,并打造成品牌,还是一个创业过程。 营销郑渊洁 《21世纪》:你目前的几乎2138acom太阳集团,部项目,包括《皮皮鲁》杂志、皮皮鲁讲堂,以及现在的网游和互联网社区产品,都是建立在郑渊洁童话这一文化作品之上,一旦郑渊洁这个“50后”的文化作品对“90后”失去魅力了,你的商业模式会不会受到影响? 郑亚旗:6年前我就有这个担心。当时郑渊洁的书大概每年卖100万册,这在中国的作家里已经算很多了,较起码“够吃够喝”了。当时郑渊洁不愿去做营销,但我觉得他的书不去运作太可惜了,于是我就拿到了他的授权,重新包装、策划、出版。因为如果现在的孩子看他的书越来越少,对品牌的运作会越来越不利。 6年来,郑渊洁的书卖了2500万册,几乎都是小孩主动买的,所以郑渊洁作品在孩子中的影响力还是挺大。 《21世纪》:从以前的每年100万册到6年2500万册销量,你采取了什么营销策略取得这样的成功? 郑亚旗:比如签名售书。签售虽然很累,但我觉得图书营销里较有用的手段就是签售。因为签售一次,产生的影响不仅在买书的那几千个人,还包括每个签售读者带来的辐射,以及签售活动报道的影响。基本上在一个城市,签售一次可以维持3个月的图书销量增长。 后来出版社就频繁地带郑渊洁出去签售,郑渊洁又是这样一个人:他只要看到有读者还在那,就不肯结束。所以有时候要从早签到晚,一次会卖出去一万多本。我看签售实在太累了,就想一定要再找出个别的营销方式。 郑渊洁写《童话大王》的那20年,几乎很少出门,出门也就是接我上下学,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口才很好,所以我就开始策划郑渊洁上电视节目。我对他说:“你上电视节目不用介绍你的书,因为你的口才好,思维敏捷,只要别人爱看你的节目,再看到你的书时就会有认同,就会去买”。 有三四年里,郑渊洁就很少签名售书了,而是上了2000多个电视节目。很多电视台甚至在做新节目的样片时都找郑渊洁,因为他说得好,节目容易通过。直到后来我们自己也做了一档电视节目,他做了一年主持人。 《21世纪》:你从小辍学,郑渊洁自编教材对你进行家庭教育。如今你开办皮皮鲁讲堂,又重回学校讲座,你觉得你现在在学校里讲的和郑渊洁以前在家里教给你的内容一样吗? 郑亚旗:不完全一样。郑渊洁当年给我编了10本教材,可我在皮皮鲁讲堂里只用了其中的语文教材。 郑渊洁一开始并不愿开皮皮鲁讲堂,他有文人情怀,觉得只要把作品写到良好就行,对商业运作完全不感兴趣。他说大师不应该到处去讲,而应该只讲一次,讲完拍拍屁股走人,然后别人再拿着他讲的内容去复制、传播。 但我觉得,为了让更多小孩看到好的内容,应该用更多元化的手段去推广。我对他说“苏格拉底得算大师吧?孔子得算大师吧?”他说“算”,我就说“可苏格拉底基本上一个字也没写过,都是靠和弟子交流留下他的思想”,“孔子也没写过多少字”。就这样他慢慢被我说服了,到现在他非常乐意去皮皮鲁讲堂讲课。 压力巨大的“负二代” 《21世纪》:你曾说过,郑渊洁带给你的负面影响持续到你21岁,都是些什么负面影响? 郑亚旗:这个负面影响可能会影响我一辈子。任何事情都有好坏两面,我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从小都是被人骂大的。我上小学时,有次考试考了70多分,一个同班同学就对我说:你才考70多分,你对得起你爸这么有出息的人吗?实际上我爸对我的要求是考试及格、不蹲班就行,那次我还“超额完成了任务”。 这是我靠前次认识到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会面对可能不是很公平的非议。这种非议我一直面对到今天,比如我认识一个人大学退学,21岁就靠互联网挣了1000万,我很佩服他,在微博上发了张和他的合影。我认为这是个特正面、特励志的事,结果还是有人骂我,说“人家是靠脑子,你是靠老子”。 18岁以后我就没花过郑渊洁一分钱,现在我和他所有合作都是明码标价的。可能我的优势是,郑渊洁只肯和我合作。但我想哪怕我把这公司做得再好,也会有人说,“你看你做得那么好,不就是因为你爸爸嘛”。我现在已经习惯了。 《21世纪》:郑渊洁在和你合作的时候会讨价还价吗? 郑亚旗:当然会。我觉得我付给他的费用,有时甚至比市场价还高。而且讨价还价不仅是金额上的,还有合同条款上的各种约束,有时候我们俩要谈判好多次。 《21世纪》:但是在同郑渊洁合作上,你是没有竞争对手的。 郑亚旗:出版上不是这样。如果他的一本书我策划的不好,市场销量不行,那他肯定就把授权拿回去找别人做了,这是百分之百的。只是在别的项目上,是郑渊洁自己不想去做市场推广,所以会交给我来做。 《21世纪》:韩寒退学时也遭受了很大争议,但后来他成为一名公共意见领袖,这种质疑便不再出现。不过较近网上再次出现对他没有上学学太多知识表示可惜的态度,你认为这种情况会不会也出现在你身上? 郑亚旗:我觉得中国教育有个比较可怕的地方,就是大部分人学的内容是一样的。我在开皮皮鲁讲堂时,问一个问题,底下的孩子们如果知道答案,就全都知道;如果不知道答案,就全都不知道。这是特可怕的。 我觉得有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教育内容是很好的,而且一个人有不知道的事儿也没关系,下次知道了就行了。

郑亚旗的团队一共30人,但年产值足有两亿元。他把自己的公司定位为品牌运营商,类似的著名企业如美国漫威,出版商马丁·古德曼在创立之初雇三五个作者编故事、画漫画,用60年的时间打造出了蜘蛛侠、钢铁侠、美国队长等品牌,好莱坞最卖座的英雄电影原型多出于此。郑亚旗的公司叫北京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皮皮鲁公司),但他经营的品牌只有一个,“童话大王”郑渊洁笔下以皮皮鲁、鲁西西为主打的人物形象,或者更直接点,就是经营郑渊洁。这好似一条产业链,郑渊洁在上游,埋头写作,郑亚旗则在下游,运营变现。

比如,郑亚旗一直认为老郑的东西很适合做成有声的。上世纪80年代,央视有个节目,鞠萍带着一帮孩子讲老郑的故事,收视率很高,后来做成了录音带还卖得很好。郑亚旗拿到版权的时候,录音带早过时了,光盘也没人买,免费放网上收益不高,他怎么想都不对,最后等到了喜马拉雅电台。郑亚旗觉得就该跟这样的平台合作。现在,皮皮鲁在喜马拉雅儿童收费文学类的销售排第一,这样的成绩令他欣喜。

从此,老郑再也没过问给儿子的授权。郑亚旗说:“我们的合作从来都被圈定在既定的商业规则中,他放心,只不过是因为我给的版权费高而已。”

郑亚旗的愿望是,把皮皮鲁打造成最强童话人物IP,“为什么《哈利波特》可以,我们不行?”

郑亚旗觉得,在商业领域,自己的行事风格深受“郑式教育”影响。“我们家‘上梁不正下梁歪’,爷爷小学没毕业,爸爸小学没毕业,我刚刚混了个小学毕业。但老郑帮我找到了兴趣爱好,民主平等的家庭环境,让我敢质疑他的想法,撺掇他搞商业运营。我有一天猛地在报纸上看到,老郑接受采访时说我把他变成了‘富一代’。”

在这种坚持下,郑亚旗把《皮皮鲁》做起来了,当年就卖了500万本。他趁势跟郑渊洁说,要把其他图书版权也揽下,老郑就应了另一部分。

2005年,郑亚旗首先把老郑的作品改编成了漫画。他投了10万元积蓄,办了《皮皮鲁》杂志,打印出样品,拿去北京甜水园图书批发市场挨个找发行。签完半年合同后,郑亚旗特兴奋,觉得要挣大钱了,结果现实让他“啪”地摔了个跟头——因为业务不熟,赔了一大半。

“哈哈,现在的选择多了,可以送去国际学校。”

真正的IP运营也不是死抓着不放。顺势而上,是他的商业哲学。5年前的好莱坞,五星级酒店顶层,有位华商投资人请郑亚旗吃饭。“他说亚旗你现在应该把老郑的动画电影给我。我问为什么啊?他说中国的三维动画制作能力有限,你现在不做,等到其他人扎堆时就晚了。我就看着他说,很多先驱最终都成了先烈。触屏手机从我18岁那年就有了,苹果晚了6年才出。其他品牌over的时候,它正好踩着点,火了。”

郑亚旗逃不过的,还有质疑和偏见。有几个富二代朋友问郑亚旗,拿你爸的东西做事儿,为什么还这么累?“他们接手的是一个完善的企业,老郑没给过我任何商业资源,我是从零做起,真正的创业。”

“和老郑讨论过你女儿的教育吗?”记者问郑亚旗。

“他们抹杀了我所有的努力”

一路高歌猛进中,郑亚旗完全说服了老郑,到了2012年,将他所有作品的版权都收入旗下,策划包装推广。出版理顺后,郑亚旗又想做一些“有更多现金流”的事儿,于是开设了讲堂。老郑讲作文、讲故事,早年编的教材又出了书销售,效果也很好。

其实,在2012年拿到老郑所有版权时,郑亚旗连IP是什么都不知道。2014年IP突然火了,皮皮鲁公司已经制作了语音故事、话剧、动画片、电视剧、电影等周边产品。郑亚旗说:“原来我们早就玩起了IP。”但最让他洋洋得意的,并不是公司做了多少老郑的授权,而是拒绝了多少。“找我们最多的是动画公司,但其实中国动画主要的商业模式是,拿着片子跟政府要补贴,大部分人拿着我们的IP就想干这事。我跟他们说,你甭跟我说皮皮鲁值多少钱,先聊聊你想花多少钱,怎么拍好,回答不了的,给一个亿我也不干。老郑的牌子砸了,才是最大的损失。”

“所以,‘郑式教育’可以被复制?”

郑亚旗,1983年生于北京,“童话大王”郑渊洁之子。小学毕业后回到“自家私塾”,读至中学毕业。2010年创建北京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任CEO,现主要经营父亲郑渊洁所有作品的版权。

郑亚旗了解老郑,“嘴皮子溜、反应快”。果不其然,录了一场“鲁豫有约”,老郑立马找到了感觉,从这以后,便决定不再继续签售。其实节目里的老郑也从不提书,只是聊天,大家都喜欢他,两年录了几百场,连出场费都涨了起来。就这样,“郑渊洁”的品牌影响力越来越大,图书出版销售也被带动起来。2007年,郑亚旗的图书生意走上了正轨,2010年皮皮鲁公司成立。

更多新闻推荐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0316hzsy.com. 2138acom太阳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