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8acom太阳集团

秒懂“VC、PE” 与“A、B、C轮”的关系 | 中同课堂 | 共鸣

作者:五金工具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26 14:44    浏览量:

铝道网】每天4小时睡眠,隔天仍精力充沛,能够同时应对多项任务。没错,Steve就是微博上所说的“不眠精英”。这位风投董事总经理从事天使投资的方式有些特别:喜欢深入到中国学生中去,从中发现机会。 下一个扎克伯格来自中国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在北京著名创业者聚集地——车库咖啡,Steve一连见了9个人,当然,他利用间隙时间抽了8根香烟。“我要让自己保持高度的注意力”,这个中年男人像孩子似的,尽量让自己尽快进入下一个谈话状态。这些人中,有事先约好了有备而来的,也有咖啡馆里看到他,随机挪步过来的。他们都兴致冲冲地向Steve介绍自己的点子或者正在进行的项目,希望得到Steve的建议,甚至是他的天使投资。 除了车库咖啡,这位泰乐琪风险投资公司(Trilogy Ventures)董事总经理几乎每个月还会出现在北大、清华、北航、上海交大或浙大校园里,与学生们面对面,启发他们点燃创意火花,大胆尝试创业之路。这是他与众不同的天使投资方式。较近,他刚刚忙完自己策划的ChinaStars大学生创业孵化集中营。 在马不停蹄的各种会面、活动背后,Steve的初衷很简单:“中国学生面临的压力很大,无论是父母还是朋友,都希望他们毕业能够找一份像样的工作,拿着有竞争力的工资。各种舆论也迫使他们一门心思找工作。我就是要启发他们大胆尝试创业的路。” T恤、卡其裤、球鞋、斜挎包似乎是50多岁的Steve的标配。每次,他都会先做一个简短的主题演讲,邀请几名创业成功青年讲述自己的创业故事。而较吸引大学生的还是后面的比赛环节——20个参赛学生上台用一分钟阐述自己的创意。两轮票选后,决出该场的较佳创意奖,并现场颁发3000元奖金。“很多学生都有想法、有点子,但他们不愿上台来讲。不过每场20人还是基本能保证的,有时还会超员。”参赛者由创业协会、校园各种社团等巡讲协办单位提前筛选产生。此外,这些社团或协会还负责宣传和前期准备工作。 “要做一个公司,首先要能够清晰表达自己的点子或想法,所以我们的比赛内容就是演讲”。Steve对这种形式颇感得意。比赛结束后,Steve又会被其他没能上台比赛的年轻人围个里外三层。不管多晚,他都会耐心听完较后一位学生的点子分享。 “伟大的点子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和思考方式。”他觉得,改变世界的微软、苹果、Google、Facebook都是学生创建的。他认为在下一个十年里,这些角色将由中国学生来扮演,他想成为他们的靠前个投资人。 创业者一定要坚持主见 Steve从一年多前开始了天使投资事业。在此之前,他是个地道的创业者。 上世纪90年代,Steve在大公司工作,几年努力下来已经坐到了副总裁位置。彼时,他的亲兄弟Peter Bell已经在风险投资界崭露头角。对创意着迷、满脑子创业灵感的Steve终于放弃高管职位,远赴北欧成立了自己的靠前家公司,主营汽车部件设计业务。几年间,Steve的公司业务已覆盖欧洲主流汽车品牌。2002年回到美国后,他又开始了二次创业,这次还是在汽车行业摸爬滚打,主营汽车电脑控制系统的研发与销售。成功卖过一家公司,又做着创业公司老板,按理说,Steve大可满足。可兄弟Peter,那个从小一丝不苟、十分听话的孩子却在投资界赚得盆满钵满。相形之下,年少时狂放不羁、敢闯敢干的Steve虽然创立了两间公司,可成就感并不能与Peter同日而语,至少从物质上来看。 那段日子,Steve因工作原因去过印度,来过中国。繁华的上海改变了他美国人意识里的“第三世界”的观念,而北京的潘家园却让他萌生了在中国创业的想法。2006年,他的第三家公司在上海成立了。在上海城隍庙,Steve有几家固定合作商店。商业模式很简单:美国的妻子为买家提供在线视频场所,Steve在卖家店里架设在线视频设备,雇佣专人进行双方买卖的翻译。一台摄像机、几台MAC、一个翻译就能搞定一切。别小看这个业务,2008年,Steve还因此获得了美国著名基金的投资。 俗话说,投资方与企业的关系就像联姻,这段“婚姻”对Steve来讲却并不愉快。当时,投资方眼见Steve的公司虽然销售规模尚属不错,但为了追求更大销量,他们希望Steve投放大量广告,不要保守地还依靠口碑宣传。几轮争执下,Steve屈服了,这也是他较为后悔的事情——之后的金融危机彻底摧垮了这家公司。“创业者一定要有自己的主见,还要坚持。”这是Steve从自身经历总结出的经验。 又一次的偶然,Steve通过美国同事接触到了风险投资,也从弟弟Peter那里获取了些许感触。“同样的钱,在美国只能投一个项目,在中国就能投10家。”成本小,市场大,Steve轻而易举地找准了新的兴趣点。 不必是MBA,但要专注实干 在车库咖啡的短短一个下午里,Steve对每一个创业者都会问如下问题:项目特点是什么,怎么赚钱?目前团队几个人,人员构成怎样?如果在三个月拿不到投资,会怎么办?多久会实现你期望中的用户数?我能给你提供什么帮助?我有没有加你微博?不懂中文的Steve从创业者口中的字母简缩就能大致判断出意思,他还会针对每个人的情况给出建议。 截至目前,Steve已经投了近20个项目。从提供在线图片处理服务的土司网,到手机平台应用和游戏开发商iMouse。这其中,让他较引以为豪的就是国内较大的社会化分享到按钮提供商加网。这家网站通过提供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开心网、豆瓣等代码,帮助客户稳步提升流量和搜索引擎排名。12万家网站客户为加网带来了可观的收益,还让它得到了VC的青睐。 然而并不是所有项目都一帆风顺。不久前,他投资的两家公司由于迟迟未能吸引足够的客户而被迫关门。“有些我所投的公司在前期阶段根本没有产品市场,这点并不可怕,Google创建前搜索引擎市场也并不存在。我相信通过创业团队的努力,一到两年就能建立稳定的客户群。可如果两年都没有市场,那这个团队或者产品本身就一定有问题。”他强调说,“从团队来看,他们不必是MBA,但一定要是实干者。他们专注自己的产品,甚至睡觉做梦都在琢磨自己的产品”。的确,在中国,早期的天使投资人本身大多都有技术背景,他们更容易也更乐意帮助互联网技术领域的创业者。Steve同样喜欢这样的创业团队,愿意与年轻人打作一团,并孜孜不倦。就连他弟弟Peter也深感Steve在中国的变化:他情投入到了帮助创业者的事业中了。

本文出自

作者:高佩妮1777次浏览

投资方:一般是创业者自己掏钱,另外也会有一些专注于种子团队的投资人,但是往往投的钱不会很多。

图片 1

在如今股权投资崛起的时代,中不时会受到某公司获得某轮融资,某VC机构某某亿基金募资到位等消息,中同资本今天就给大家分享一下股权投资中“天使、VC、PE” 与“A、B、C轮”的关系。

PE所投的通常是一些是Pre-IPO阶段的公司,公司已经有了上市的基础,PE进入之后,通常会帮助公司梳理治理结构、盈利模式、募集项目,以便能使得至少在1-3年内上市。

种子轮:仅有一个想法或点子,还没有具体的产品。

VC所投的通常是一些中早期项目,经营模式相对成熟,一般有用户数据支持,获得了市场的认可,且盈利能力强,在获得资金后进一步开拓市场可以继续爆发式增长。投资节点一般为在死亡之谷(VALLEY OF DEATH)的谷底。VC可以帮助创业公司速提升价值,获得资本市场的认可,为后续融资奠定基础。

投资方:大多是上一轮的风险投资机构跟投、新的风投机构加入、私募股权投资机构(PE)加入

图片 2

天使轮:团队核心成员组建完毕,但尚未完成产品或已经拥有小样(DEMO),模式未被验证。

附上“滴滴与Uber各融资阶段”

C轮:商业模式成熟、拥有大量用户、在行业内有主导或领导地位,为上市作准备。

投资方:PE,有些之前的VC也会选择跟投

更多新闻推荐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0316hzsy.com. 2138acom太阳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